旧梦初醒_2000字【旧梦初醒已千年意思】

admin
发布时间:
2023-02-08 13:52:01

导语:看图写话

  窗外是阴沉的天,隐隐下着稀疏的小雨。

  他有些烦闷,自从那个女孩走了,他就从没有再笑过。他记得,那个女孩去新疆的时候告诉过他,她会回来的在三年之后。随手拿起桌上的笔记,他一页一页扫过笔记上熟悉的字迹,叹了口气。他真的很担心那个女孩会失约,虽然那女孩从未食言过。

  他叫秦曳,是一个独居的学生。因为父母长期在外打工,无心打理秦曳的事情,所以秦曳为了在学校里立足,不得不结交了一大帮子狐朋狗友。今天,那帮小混混的老大约了秦曳在老地方见面,保险起见,秦曳做了十足的准备。即便那恶霸几年前被秦曳所救,但世事难料,哪怕是秦曳也不敢保证那恶霸不会突然恶性大发扁自己一餐。

  秦曳不疾不徐地走到楼下,打了趟出租车,在二十分钟内赶到了那个恶霸所说的老地方。那是家豪华的酒吧,虽算不上金碧辉煌,但在秦曳眼里,依然是奢侈至极。如果不是那个恶霸叫他过来,他绝对不会来这种酒肉之地。

  酒吧的门口站着一帮子着装怪异的人,他们见了秦曳,便慌忙上前迎接,满脸的谄媚之色。其中,甚至有人献上了一叠叠厚厚的红钞票当然,秦曳不会收下这些厚重的大礼,在他本来的预想中,也不应该有人会送。出奇的,这个跟黑帮老大交情甚好的少年,竟然格外地怕惹事。

  酒吧内部的设施更是奢华,精致的高脚杯整洁干净地摆在柜台上,华丽的水晶灯在天花板上放着微弱的光,送酒的小姐也是约莫二十岁,正处人生中的灿烂年华。秦曳不禁叹了口气,这灯红酒绿的世界,果真与秦曳有些格格不入。今天的秦曳身着黑色西装,黑色短发梳得分外整洁。这样的着装,在这个酒店里,不免会招来某些小混混疑惑的眼神。

  哎呀,秦曳老弟,我可把你等来了。一个身形肥硕的大汉快步走过来,将手搭在秦曳的肩上,你瞧见没有,价值观演讲稿老哥今天可弄到一大笔生意。大汉在秦曳肩上拍了拍,过大的力道使得秦曳瘦弱的身体差点就要倒下。

  秦曳揉了揉肩膀,道:生意?我以前可从未听说过你还会谈生意。秦曳有意地调侃着,语气控制地非常有度。他可是个不愿意惹是生非的人,招惹到这个恶霸对他来说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那名大汉并没有因为秦曳的话而生气,又拍了拍秦曳的肩膀,大笑道: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大哥我谈生意的超高技巧!说着,大汉拉着秦曳,转身走向一个角落。

  天已经开始放晴了,从窗户斜射进来的阳光刚好在那个角落的桌子上止步,角落里的男人仅有半张脸被阳光所照到,然而,就算是被阳光照到的半张脸,也是布满了阴森的气息。秦曳吞了一口唾沫,手心里全是冷汗。那个男人大约二十来岁,脸上的轮廓十分精致,头发虽然只是随意地梳了梳,但身上的衣服却跟秦曳一样正式无比。

  那个,这位大哥,您是第一次来这酒店吧?我叫林东,能交个朋友吗?大汉向角落里的男人伸出右手,以表敬意。

  那男人轻应了一声,伸出手来同林东握手,道:我叫万俟栩,幸会。这位大哥可有什么事情?万俟栩虽然也做出恭敬的样子,但脸上的阴沉丝毫没有减弱半分。

  我刚看您身边带着很多保镖,想必您也是个大人物。我这就疑惑了,一个大人物竟然来光临寒舍,真是少有的事啊林东就这样叽里呱啦地跟万俟栩说了半天,始终没有聊到所谓的生意。

  秦曳很烦躁地走开,在酒吧里闲逛。他猛然间看见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正在被两个小混混纠缠,慌忙跑了过去。那个女孩,似乎有些眼熟。

  小妞长得挺标致啊,陪爷玩玩呗。

  一个小混混本想将手搭在那女孩的肩膀上,却被匆匆跑来的秦曳阻止了。

  秦曳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那人就急忙扯着另外一个小混混跑开了。秦曳今天才发现,原来黑帮老大的救命恩人这种身份在这个酒店胆小的我作文里这么好用。

  仔细一看那个女孩,秦曳顿时愣住了,漆黑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少女精致的脸。他有些恼怒,拉起少女的手,呵斥道:你不是去新疆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少女收回手,低声道:你抓疼我了她刻意地避开秦曳灼灼的目光,撇过头,看着古朴的棕色木地板。

  秦曳有些失望,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与那个少女的相见竟会在这种地方。但他还是冷静了下来,向少女索要一个解释。

  那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面对秦曳的问题,少女冷静地把问题原原本本地丢了回去。

  少女的反问让秦曳哑口无言,的确,无论是自己,还是眼前这个少女,都不应该出现在这种酒肉之地。这里,本不允许学生进入。

  把衣服换了吧,如果你是因为缺钱才在这种地方打工,我可以给你钱。秦曳慷慨地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粉红色钞票,放在少女的手心里。

  少女却把钱还给了秦曳,她不想欠秦曳的人情。她去酒吧的员工更衣室换好衣服,随即快速地离开了酒吧。

  让秦曳欣慰的是,她还听自己的话。

  秦曳望着少女离开时的背影,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味道这是他第二次目送少女远去。第一次,是在去往新疆的火车旁边。

  不经意时,秦曳的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枯瘦的手。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具骷髅的手骨放在自己的肩上。

  秦曳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身后的原来是万俟栩。

  林东呢?他没有跟您聊了?秦曳询问道。

  万俟栩诡异的眼神在秦曳的脸上扫过,许久,万俟栩才缓缓地道:是的,我早就跟他说了,我不是什么大人物,可他就是纠缠着我不放刚才那个女孩,跟你是什么关系?万俟栩的气息乃至眼神都是前所未有的恐怖,这大大影响了秦曳的语言组织能力。

  那个,就是普通朋友普通朋友秦曳讪笑道,再望了望门外,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

  万俟栩又道:她是叫筱清甜吗?

  秦曳吃了一惊,并没有回应万俟栩。

  他是我表妹。

  那你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表妹在这种地方打工?!秦曳心中猛然升起一团怒火,狠狠地瞪着万俟栩。

  你知道吗,她是因为你才回来的。她说,如果没有她,你每天就只能吃泡面了。可是在回家的火车上,她的包被人偷走了。现在她身无分文,父母也都在远方,所以她只好在这种地方打工。我也是前几天才知晓这个消息,今天赶来,本想接她回我家的,可是她却被你给气走了。万俟栩的话中有些责怪之意,但不是非常明显。

  秦曳愣了愣,慌忙跑出酒吧,在人群中寻觅着筱清甜。

  终于,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巷子里,秦曳找到了筱清甜。

  对不起秦曳喘着粗气,跟我回去吧,你表哥在找你。秦曳拉起筱清甜的手,往回走去。

  阳光下,并肩的三人在路上说笑,一同走向那不远的地方。

  或许故事就这样结尾,误会就这样解开这样也好,少了些繁杂的事情,倒是让人们的心情开朗起来。

    初一:秦曳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成语大全

Copyright www.jiayuanhq.com 全民百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异议,请与本站联系,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