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寡人之于国也》赏析

admin
发布时间:
2024-04-01 19:04:35

导语:写人

?

这篇文章写孟子同梁惠王的谈话。当时各国为了要增产粮食和扩充兵员,都苦于劳动力不足,所以梁惠王要同邻国争夺百姓,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寡人之于国也赏析,

欢迎来童年读后感1000字参考!

寡人之于国也

梁惠王曰:“寡人之于国也,

尽心焉耳矣。

河内凶,

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

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

何也?

孟子对曰:“王好战,请以战喻。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

或百步而后止,或五十步而后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曰:“不可,

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

”曰:“王如知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不违农时,

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

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

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五亩之宅,

树之以桑,

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

七十者可以食肉矣。

百亩之田,

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

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

未之有也。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

岁也。

’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王无罪岁,

斯天下之民至焉。”

译文:

梁惠王说:“我治理梁国,

真是费尽心力了。河内地方遭了饥荒,我便把那里的百姓迁移到河东,同时把河东的粮食运到河内。河东遭了饥荒,

也这样办。我曾经考察过邻国的政事,没有谁能像我这样尽心的。

可是,

邻国的百姓并不因此减少,我的百姓并不因此加多,这是什么缘故呢?

孟子回答说:“大王喜欢战争,

那就请让我用战争打个比喻吧。战鼓冬冬敲响,

*尖*锋刚一接触我也追星作文500字,有些士兵就抛下盔甲,拖着兵器向后逃跑。有的人跑了一百步停住脚,

有的人跑了五十步停住脚。那些跑了五十步的士兵,竟耻笑跑了一百步的士兵,可以吗?

”惠王说:“不可以。只不过他们没有跑到一百步罢了,但这也是逃跑呀。”孟子说:“大王如果懂得这个道理,那就不要希望百姓比邻国多了。

如果兵役徭役不妨害农业生产的季节,粮食便会吃不完;

如果细密的鱼网不到深的池沼里去捕鱼,鱼鳖就会吃不光;如果按季节拿着斧头入山砍伐树木,木材就会用不尽。粮食和鱼鳖吃不完,

木材用不尽,那么百姓便对生养死葬没有什么遗憾。百姓对生养死葬都没有遗憾,

就是王道的开端了。分给百姓五亩大的宅园,

种植桑树,那么,五十岁以上的人都可以穿丝绸了。

鸡狗和猪等家畜,百姓能够适时饲养,那么,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可以吃肉了。

每家人有百亩的耕地,官府不去妨碍他们的生产季节,那么,几口人的家庭可以不挨饿了。认真地办好学校,

反复地用孝顺父母、尊敬兄长的大道理教导老百姓,那么,须发花白的老人也就不会自己背负或顶着重物在路上行走了。七十岁以上的人有丝绸穿,有肉吃,

普通百姓饿不着、冻不着,

这样还不能实行王道,

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现在的梁国呢,

富贵人家的猪狗吃掉了百姓的粮食,却不约束制止;道路上有饿死的人,却不打开粮仓赈救。老百姓死了,

竟然说:‘这不是我的罪过,而是由于年成不好。’这种说法和拿着*子杀死了人,却说‘这不是我杀的而是兵器杀的’,

又有什么不同呢?大王如果不归罪到年成,那么天下的老百姓就会投奔到梁国来了。

赏析

《寡人之于国也》是孟子与梁惠王的一段对话,贯穿全文的线索就是“民不加多”,如何“使民加多”的问题。

首先,了解一下相关背景:战国时期,

列国争雄,频繁的战争导致人口大批迁徙伤亡。而当时既无国籍制赛龙舟作文度,也无移民限制,百姓可以随意地去寻找自己心目中的乐土。

哪一个国家比较安定、富强、和乐就迁到那个国家为臣民。而一个国家*的多少也是一个国家是否稳定繁荣昌盛的标志之一。因此,各个诸侯为了称雄,都希望自己的国家人口增多。

梁惠王也不例外。

全文共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梁惠王提出“民不加多”的疑问。梁惠王认为自己对国家已经是“尽心焉耳”,尽心的论据是自己赈灾救民,且邻国之政,

无如寡人用心,结果是“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因此提出疑问。我们先试从梁惠王自己标榜的尽心于国的表现赈灾救民入手分析。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

赈灾救民是它最基本的任务,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自然等灾害面前不赈灾不救民的。实际上光赈灾救民不行,更重要的是最大限度地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杜绝或减少自然等灾害的发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而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则是最大限度地调动百姓的积极*,

使其乐其所为,这当然是仁政的具体表现。梁惠王自己也许确实是尽心于赈灾救民,但这实际上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而已。而邻国之政,

无如寡人用心,也许是邻国之政真的没有梁惠王用心,也许是邻国采取了更好的措施或是运气的作用没有发生太多的自然灾害,因而也就没有太多的赈灾救民的举动,

不管如何,结果是“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

通过分析,我们知道,在梁惠王提出疑问的过程中已将自己“民不加多”的原因揭示出来了,因此孟子小试牛*就解决了问题。

第二部分:孟子采用了他善用的“引君入彀”的论辩方式,分析了梁惠王“民不加多”的原因。

所谓“引君入彀”,

就是在论辩中常用比喻说理,

且比喻之后连带反诘句而向对方发难,逼其回答,对方不回答则已,答则中其圈套,陷入被动尴尬的境地的一种论辩方法。

孟子面对第一部分梁惠王的提问,不直接回答原因,却又设了一个圈套。总体上用打仗来比喻治理国家,用战败一方弃甲曳兵而逃来比喻没有治理好的国家,

用逃跑了一百步比喻邻国,用逃跑了五十步比喻梁惠王。然后提出问题:凭自己只跑了五十步而耻笑他人跑了一百步,怎么样?

逼使梁惠王回答,梁惠王说:不行,

只不过没有跑上一百步,这也是逃跑。这样,梁惠王不知不觉中很快就跳进了孟子设的圈套,

承认了自己与邻国之政并无本质区别,都是没能实行仁政。因此,不能希望民之加多。

第三部分:论述了使民加多的途径──实行仁政。

这部分分三个层次论述了推行王道实行仁政而使民加多的基本途径、根本途径及应持的正确态度。

基本途径:不违农时、发展生产、解决百姓吃穿问题。在这个层次里,孟子运用了“连锁推理”形式。

就是用前边推出来的结论作前提,推出新的结论,又用这个新的结论作前提,推出更新的结论,

如是往复。孟子首先从“不违农时”、“数罟不入池”、“斧斤以时入山林”推出“谷不可胜食”、“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的结论。

又用“谷不可胜食”、“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这个结论作前提,推出“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新的结论。又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这个新的结论作前提,

推出更新的结论“王道之始”。这种“连锁推理”形式强调了实行王道要从不违农时,发展生产,解决百姓最基本的吃穿问题入手。论述时,

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无懈可击,增强了说服力量,

显示了孟子雄辩的艺术。这也许就是孟子的文章为后世称道效仿的原因之一吧。

根本途径:逐步地提高*的物质生活水平,

进而解决精神文明问题。在解决了百姓最基本的温饱问题之后,要逐步地提高*的物质生活水平。发展丝织业,

让五十岁的人就穿上丝绸衣服;发展畜牧业,让七十岁的人就能吃上肉。

还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发展教育事业,让孝悌之理深入民心,

人人孝顺父母,敬爱兄长,

从而推而广之。这样一个老有所养、民风淳朴、其乐融融的社会不就是一方净土、一方乐土吗?势必会“使天下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

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涂”,而何愁民不加多!

应持的正确态度:梁惠王你的愿望是“使民加多”,

而你国家的情况究竟如何呢?下面孟子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对比鲜明的画面:富贵人家的猪狗吃人的饭食,路上饿殍遍地,真可谓“朱门酒肉臭,

路有冻死骨”呀!出现这种情况,可梁惠王你也不打开粮仓赈民,人饿死了,

却说“非我也,岁也”,

这和拿着武器杀死人后却说杀死人的不是我是兵器有什么区别!

在这里,孟子又是运用比喻批评了梁惠王推卸责任,最后,语重心长地指出“使民加多”的正确态度:不要归罪年成,

要有具体的措施实行仁政。这样,天下的百姓就到你这里来了。

总之,此文运用“引君入彀”的论辩方式,

迫使梁惠王承认自己“尽心于国”之举,只是临时应付,不是真正爱民,与邻国之政并无本质区别;

还运用“连锁推理”形式,强调了实行王道要从不违农时、发展生产、解决百姓最基本的吃穿问题入手;还指出要逐步地提高*的物质生活水平,进而接受教化,懂得“孝悌之义”,

以解决精神文明问题,才能使民心归附,国家兴盛。

第篇:高中语文文言文《寡人之于国也》赏析

《寡人之于国也》是孟子与梁惠王的一段对话,

贯穿全文的线索就是民不加多,如何使民加多的问题。

首先,

了解一下相关背景:战国时期,列国争雄,频繁的战争导致人口大批迁徙伤亡。而当时既无国籍制度,

也无移民限制,百姓可以随意地去寻找自己心目中的乐土。哪一个国家比较安定、富强、和乐就迁到那个国家为臣民。而一个国家*的多少也是一个国家是否稳定繁荣昌盛的标志之一。

因此,各个诸侯为了称雄,都希望自己的国家人口增多。梁惠王也不例外。

全文共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梁惠王提出民不加多的疑问。

梁惠王认为自己对国家已经是尽心焉耳,尽心的论据是自己赈灾救民,

且邻国之政,无如寡人用心,

结果是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因此提出疑问。我们先试从梁惠王自己标榜的尽心于国的表现赈灾救民入手分析。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赈灾救民是它最基本的任务,

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自然等灾害面前不赈灾不救民的。实际上光赈灾救民不行,

更重要的是最大限度地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杜绝或减少自然等灾害的发生,

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则是最大限度地调动百姓的积极*,使其乐其所为,

这当然是仁政的具体表现。梁惠王自己也许确实是尽心于赈灾救民,

但这实际上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而已。

而邻国之政,无如寡人用心,也许是邻国之政真的没有梁惠王用心,也许是邻国采取了更好的措施或是运气的作用没有发生太多的自然灾害,因而也就没有太多的赈灾救民的举动,

不管如何,结果是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通过分析,

我们知道,在梁惠王提出疑问的过程中已将自己民不加多的原因揭示出来了,因此孟子小试牛*就解决了问题。

第二部分:孟子采用了他善用的引君入彀的论辩方式,

分析了梁惠王民不加多的原因。

所谓引君入彀,就是在论辩中常用比喻说理,且比喻之后连带反诘句而向对方发难,

逼其回答,

对方不回答则已,答则中其圈套,陷入被动尴尬的境地的一种论辩方法。

孟子面对第一部分梁惠王的提问,不直接回答原因,

却又设了一个圈套。总体上用打仗来比喻治理国家,

用战败一方弃甲曳兵而逃来比喻没有治理好的国家,用逃跑了一百步比喻邻国,用逃跑了五十步比喻梁惠王。然后提出问题:凭自己只跑了五十步而耻笑他人跑了一百步,

怎么样?逼使梁惠王回答,梁惠王说:不行,只不过没有跑上一百步,这也是逃跑。

这样,梁惠王不知不觉中很快就跳进了孟子设的圈套,承认了自己与邻国之政并无本质区别,都是没能实行仁政。因此,

不能希望民之加多。

第三部分:论述了使民加多的途径──实行仁政。

这部分分三个层次论述了推行王道实行仁政而使民加多的基本途径、根本途径及应持的正确态度。

基本途径:不违农时、发展生产、解决百姓吃穿问题。在这个层次里,孟子运用了连锁推理形式。

就是用前边推出来的结论作前提,推出新的结论,

又用这个新的结论作前提,推出更新的结论,如是往复。

孟子首先从不违农时、数罟不入池、斧斤以时入山林推出谷不可胜食、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的结论。

又用谷不可胜食、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这个结论作前提,推出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新的结论。又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这个新的结论作前提,

推出更新的结论王道之始。

这种连锁推理形式强调了实行王道要从不违农时,发展生产,解决百姓最基本的吃穿问题入手。论述时,一环接一环,

环环相扣,无懈可击,增强了说服力量,显示了孟子雄辩的艺术。这也许就是孟子的文章为后世称道效仿的原因之一吧。

根本途径:逐步地提高*的物质生活水平,进而解决精神文明问题。在解决了百姓最基本的温饱问题之后,要逐步地提高*的物质生活水平。

发展丝织业,让五十岁的人就穿上丝绸衣服;发展畜牧业,让七十岁的人就能吃上肉。

还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发展教育事业,让孝悌之理深入民心,人人孝顺父母,敬爱兄长,从而推而广之。

这样一个老有所养、民风淳朴、其乐融融的社会不就是一方净土、一方乐土吗?势必会使天下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涂,

而何愁民不加多!

应持的正确态度:梁惠王你的愿望是使民加多,而你国家的情况究竟如何呢?下面孟子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对比鲜明的画面:富贵人家的猪狗吃人的饭食,

路上饿殍遍地,真可谓朱门酒肉臭,

路有冻死骨呀!出现这种情况,可梁惠王你也不打开粮仓赈民,

人饿死了,却说非我也,岁也,

这和拿着武器杀死人后却说杀死人的不是我是兵器有什么区别!在这里,孟子又是运用比喻批评了梁惠王推卸责任,

最后,语重心长地指出使民加多的正确态度:不要归罪年成,

要有具体的措施实行仁政。这样,天下的百姓就到你这里来了。

总之,此文运用引君入彀的论辩方式,

迫使梁惠王承认自己尽心于国之举,只是临时应付,不是真正爱民,与邻国之政并无本质区别;还运用连锁推理形式,

强调了实行王道要从不违农时、发展生产、解决百姓最基本的吃穿问题入手;还指出要逐步地提高*的物质生活水平,进而接受教化,懂得孝悌之义,以解决精神文明问题,

才能使民心归附,国家兴盛。

第篇:文言文《寡人之于国也》赏析

这篇文章写孟子同梁惠王的谈话。当时各国为了要增产粮食和扩充兵员,都苦于劳动力不足,

所以梁惠王要同邻国争夺百姓,采取了自以为“尽心”的措施,可是目的并没有达到。孟子抓住了这个矛盾,

指出梁惠王的“尽心”并不能使百姓归顺,同时提出自己的主张,

只有“行王道,施仁政”,才是治国的根本办法。全文可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第段),

提出“民不加多”的疑问。战国时代,各诸侯国的统治者,

对外争城夺地,相互攻伐,“争地以战,杀人盈野;

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对内残酷剥削,

劳役繁重,破坏生产力。这就造成了兵员缺乏、劳力不足。争夺人力,成为各诸侯国统治者的当务之急。

梁惠王提出“民不加多”的疑问之前,自诩“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耳矣”,然后以赈灾救民为例,

申说自己治国胜于“邻国之政”,

“河内凶,

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

河东凶亦然”。从两方面描述救灾的具体措施。

“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进一步突出梁惠王的自矜,

为下文的“五十步笑百步”作铺垫。“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

何也?”梁惠王希望更多的民归附自己,孟子正是利用梁惠王的这种心理来宣传“仁政”思想并想引导他实行王道*的。

第二部分(第-段),分析“民不加多”的原因。

孟子不直接回答“民不加多”的问题,而是用梁惠王熟悉的事例设喻,启发对方,使对方容易接受。“王好战,

请以战喻。”总提一句,然后举出两个逃兵“弃甲曳兵而走”的两种情况。根据败逃距离的远近,

提出“以五十步笑百步,则如何”的反问,

进一步启发,诱使对方在不知不觉中说出否定自己论点的话:“不可,

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最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王如知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

这两句忽然转入正题,既回答了“民不加多”的原因,又揭示了五十步笑百步的寓意:梁惠王的“移民移粟”跟邻国统治者的治国不尽心,实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形式上数量上不同而已。这里暗示着梁惠王搞小恩小惠并不能使民加多,要使民加多,

必须施仁政、行王道。于是文章就自然而然地由第二部分过渡到第三部分。

第三部分(第-段),

阐述了孟子“仁政”的具体内容──使民加多的根本措施。

第段阐述“王道之始”的道理。孟子认为,合理地发展生产,使老百姓“养生丧死而无憾”是实行仁政的开端,

也是使民加多的初步措施。“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

数罟不入?

闯兀?

惚畈豢墒な骋病8?镆允比肷搅郑?哪静豢墒び靡病!比?榕啪洌?

岢隽朔⒄股?娜?执胧?

约安扇≌庑┐胧┖笏?

男Ч?A?

谩安豢墒ぁ?病钡木涫剑?

艘猿圆煌辍⒂貌痪〉母芯酰?

蟠笤黾恿宋恼碌乃捣?透腥玖Α=幼庞钟谩肮扔胗惚畈豢墒な常?哪静豢墒び谩崩葱〗崆叭?榕啪洌?

忠哉飧鼋崧畚?

疤嵬瞥鲂碌慕崧郏骸巴醯乐?家病!

弊髡咴谡饫锇讶?阋馑肌⑷?

矫娴哪谌萁艚袅?翟谝黄穑?选笆姑窦佣唷钡奈侍飧?

型醯澜裘芰?灯鹄础?/>

第段,

阐述王道之成的道理。这一段,孟子进一步提出教养百姓,使民心归顺的仁政主张,

也是“使民加多”的根本措施。“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

鸡豚狗彘之畜,

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

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

”这三组排句又提出了发展生产的三种措施,以及采取这些措施后所产生的效果。这三种措施与上文的三种措施相比,显然前进了一步,具有更强的主观能动*。

孟子不仅主张养民,还主张教民:“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

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作者在这里连用四组排句,把自己的主张层层铺叙,渲染得有声有*,为梁惠王展现出一幅美好的前景。

然后用“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两句承上启下,顺理成章地得出“然而不王者,

未之有也”的结论,与前文“王道之始也”相呼应。

第段,阐述使民加多应有的态度。

孟子批评统治者的虐政,从反面*自己主张的正确。前两段已经把行王道的道理讲得十分透彻,

这一段照应文章的开头。

梁惠王口口声声说“于国尽心”,可是“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

涂有饿莩而不知发”,哪里谈得上“尽心”呢?“狗彘食人食”和“涂有饿莩”形成鲜明的对比,深刻地揭示了当时社会的不平等。接着作者针对统治者归罪于岁的推诿,

运用比喻进行驳斥:“涂有饿莩”归罪于年成不好,如同“刺人而杀之”归罪于武器一样荒唐,

害民的不是荒年而是统治者的虐政。

最后两句,“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言简意赅。

不归罪于年岁,而是要反省自己,革除虐政,

施仁政,行王道,使百姓住有房,

耕有田,吃饱穿暖用足,接受教育,懂得礼义,

才能使他们归服。

“斯天下之民至焉”回答了开篇梁惠王提出的“民不加多”的疑问。

成语大全

Copyright www.jiayuanhq.com 全民百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异议,请与本站联系,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