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不好就回家继承家业

混不好就回家继承家业

“工作上的调动,很正常了。”副台丝毫不受影响,笑着回道,“而且,你别看临约年轻,但执行能力可是很强的,相信你们这些小年轻,在临约的管束下,前程会越来越好。”

白瑶瑶欲言又止:“可是,副台你——”

她前来起京B台的时间不长,但副台一直对她很关照。

按照起京B台的规模,目前绝对不可能有两个副台长的,也就是说,副台迟早都要离开起京B台。

副台侧头看向白瑶瑶:“没有你想的那么悲观了,而且,我离开起京B台还有一定的时间呢,总得把手头上的动作都交接清楚。”

“最重要的是,我离开台里,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说到这里,副台眼里似乎有星光闪动,“你婶子怀孕了,我得回去照顾她。”

什么?!

白瑶瑶是真的惊讶了。

因为副台已经四十多岁,副台夫人虽没到四十,但这个年龄,也绝对是高龄产妇无疑。

据说,副台夫妻之前一直没要孩子,也就是说,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孩子,白瑶瑶自然要祝福:“原来是这样,那我就得道一声恭喜了,到时满月酒,记得请我啊。”

“好,少不了你。”

副台虽然要离开,但归根到底时一件喜事,白瑶瑶的心情轻松不少,与副台谈得轻松,倒是把之前和俞风丞间的不愉快,抛之脑后。

起京B台里几乎都是老人,自从有了白瑶瑶,才注入了新鲜血液,现在又多了一个副台临约,倒是把平均年龄又往下拉了拉。

经过介绍后,台里都知道来了个年轻帅气的新副台长,同时也得知老副台过段时间离开工作岗位的消息,高兴之余,又有着一些失落。

但是,节目录制还是不能耽误。

今天的录制,老副台和新副台都会一同前往,在录制的过程中,一点点地完成工作上的交接。

要坐大巴前,白瑶瑶突然拉住老副台:“副台,等下我能不能和你坐在一起,我坐靠窗的位置。”

实在是昨天出现的两次情况,让她记忆深刻。

今天要是再出现昨天那种情况,她可能跳入黄河都洗不清了——

老副台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白瑶瑶咧嘴笑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总不能告诉副台,她这是防患于未然吧,虽然,俞风丞也不一定会做像昨天那样的事情。

上车后,白瑶瑶连忙在老副台的旁边坐下。

本来是打算回头瞥一眼,看看俞风丞在哪儿坐的,却没想到,一回头就对上俞风丞那双清冽的眼睛。

她倒吸一口凉气,慌乱地回过头。

天!

俞风丞也太阴魂不散了吧。

“白主持。”就在白瑶瑶脑子有点混乱时,身后忽然传来俞风丞轻轻的叫喊。

白瑶瑶那包裹在厚厚的冬装下的身体一下紧绷,回头皮笑肉不笑地看向俞风丞:“俞少,请问有什么指教?”

俞风丞微微一笑:“指教倒是说不上,只是想问问白主持,对我是什么印象。”

“……”

那还能有什么印象?

除了身家富得流油外,那就是“浪子”,典型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B台都站不下他的前女友们。

当然,这些话白瑶瑶不能说出来。

她费劲地在脑子里想着,终于,还是虚伪地回了一句:“整个起京的人都知道,俞少年轻有为。”

确实。

俞风丞的身家背景,为她人津津乐道,但同样的,他个人能力也不能忽略。

他刚踏足商业圈时,起始资金五千万。

用俞风丞他老爹的话来说,五千万就是让俞风丞拿着玩儿的,如果玩儿不好,就乖乖回俞家继承家产。

以至于后来,“混不好,就回家继承家业”这句话风靡了整个网络,也让网民们在网络上纷纷吐槽酸成柠檬精。

但是,俞风丞也是够努力,短短半年时间,竟是将五千万翻了五十倍不止,让人大跌眼镜。

要知道,五千万可不是五十块,翻上一番已经是一件难事,俞风丞却是翻了好几番,被誉为真正的高富帅。

当然,现在谈起俞风丞,大家记得最清楚的,还是有关于俞风丞丰富的情史。

俞风丞哪里听不出她回答中隐藏的敷衍,嘴角轻挑,饶有趣味地问了一句:“只是年轻有为?”

那您还想要什么?非得让我说你就是个浪子才高兴?

白瑶瑶在心头翻了个白眼,面上却仍旧是一副温和礼貌的样子:“很多人的年轻有为,都比不上俞少。”

俞风丞忽然笑了。

那一抹清冽的笑容,如山涧中的溪水,让人耳目一新,心情似乎也一下舒爽起来。

但下一秒,这种感觉消失殆尽。

“白主持,你是不是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习惯?”